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酒酿圆子
源稿:东阳新闻网 |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0日 15:06:00 | 作者:吕映珍 | 编辑:厉欢欢
(0)

  著名作家汪曾祺曾写过:“为人处世的态度常常不经意间渗透在饮食观上。饮食虽易,知味不易,做一个乐天的、有趣的解味人何其珍贵。”

  冬寒欲雪,万物归仓。

  胃肠里开始想念酒酿了。逢此时,母亲便煮碗酒酿圆子上桌,舀一浅勺桂花糖,小圆子珠圆玉润,酒汁清亮绵软、甘洌纯粹。一大碗下肚,顿觉浑身热乎,脸颊泛红……

  母亲是制作酒酿的高手。醇、甜、糯恰到好处。过一分则嫌酒味太浓,米粒趋糜;减一分则嫌酒香寡淡,像甜糯米饭。酒酿的制作流程,看上去不复杂。蒸米饭、冷却、入缸、拌酒曲、封缸、发酵、开缸。

  印象中,每年冬至后母亲都会做一缸钵酒酿。“糯米要新出的,最关键的是要掌控好温度。蒸米饭的火候,大米蒸好后冷却的温度,发酵的温度都要掌握好。”说起做酒酿的技术,母亲头头是道。

  新糯米,粒粒饱满。洗净浸泡一夜后,在蒸屉里垫上纱布,放入铁锅上隔火蒸。不多久,雾气腾腾的灶间便溢满了糯米的清香。此时,母亲守候在灶间,一刻也不敢离开。火候到了,立即揭开锅盖,将蒸熟的糯米饭倒入竹匾筛中冷却。差不多半温半凉时,拌入捣成粉末的酒曲,双手像犁田一般均匀搅拌,再一捧一捧地装入缸钵头中。四周轻轻用手撸平,中间用拳头摁个凹坑,略略浇上一点凉白开,盖上蒲草盖,用棉被严实地包裹起来,小心翼翼地藏在阴凉处密存。

  要不了几天,一股诱人的甜香丝丝缕缕地钻了出来,一直钻进我鼻中。我暗藏欢喜,猫着脚步,尖起耳朵,支起鼻子,悄悄走近,偷偷地掀开蒲草盖,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原本蒸熟的糯米颗粒,此时变得润滑剔透,乳白色的酒酿凹槽中间,映着浅浅的一汪幽光。等不及酒酿完全发酵透,便用一个小匙,沿着酒酿中间挖出的凹槽,舀一匙入口,糯糯的、酸甜中带有一股清新的甜酒香,让人口齿流津。

  又过了几天,酒香越来越浓,酒液越渗越多,一团团缠结成饼状的甜酒酿漂浮在酒液之中。可以开缸了!母亲轻轻掀开蒲草盖,小心翼翼地舀起十几勺酒酿,连同酒糟一起盛入小汤锅,一股沁人肺腑的酒酿特有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

  酒酿做好了,圆子呢?自家做起来。糯米淘净,浸上几天。挑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把浸好的糯米用石磨磨成米浆。米浆磨出后,沉淀三四天,待粉质全都沉底,浑水呈清水,水磨粉便好了大半。此时,将之灌进布袋里,吊起滴水。再一夜工夫,米粉就变得如同大理石般细腻。将这水磨粉加温水和成面团,搓成细长条,切成一粒粒糯米小团圆,然后用两指捏一小颗,搓圆了,便是人见人爱的小圆子。

  待锅内的水烧沸,放入糯米圆子和酒酿同煮,片刻汤水即沸,一锅酒香四溢的酒酿圆子就做好了。如果在酒酿里放一个“水潽蛋”,再撒上一把干桂花,添几颗枸杞,加几个龙眼,不仅润肠益气、生津润肺,还养血安神、补益心脾呢!

  有酒酿圆子相伴的冬天是温暖的。做个乐天的、有趣的解味人吧!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