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有牺牲多壮志 因中共东阳中心县委被毁而同日牺牲的东阳人
源稿:东阳市融媒体中心 |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23日 10:24:42 | 作者:吴旭华 | 编辑:刘海杰
(0)

  编者按: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2月20日,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强调,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以优异成绩迎接建党100周年。为此,本报与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档案馆、地方志编纂办公室)一起,开辟《百年东阳风云人物》,以历史事件为经,以人物传记为纬,通过讲述东阳党史著名人物的革命经历,让大家在学习党史中获得启迪,使红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相传,为高水平建设“经济强市、文化名城、歌画东阳”凝聚磅礴力量。

  1927年6月,中共东阳独立支部建立后,仅用半年时间就发展为中共东阳县委。但是,新生的中共东阳县委甫问世就面临国民党疯狂镇压,加上当时党内左倾错误领导的大背景,1930年6月,中共东阳县委遭受破坏,活动中止。

  但在南马地区,黄文玉等共产党员仍在寻找党组织。1931年8月,黄文玉联系上中共永康县工委负责人徐阿宝,在其协助下组建了东阳油漆工人党小组。1932年2月,中共中央组织部政治交通员何霖(胡岩岁)与黄文玉取得联系,指导组建了中共东阳县工委,并于1933年秋成立中共东阳中心县委。

  短短3年内,浴火重生的东阳党组织创下了两个“绝无仅有”。第一个绝无仅有,是其从仅有几个人的东阳油漆工人党小组,发展成下辖4个县工委、70多个党支部、760多名党员的直属中共中央领导的中心县委。其中东阳县工委下辖区委3个、党支部53个、党员650余名。党和红军游击队活动地区遍及东、永、缙、汤及嵊东仙边区等地区,革命运动轰轰烈烈。革命斗争环境之艰难、党员人数之多、活动范围之广,在东阳革命斗争历史上绝无仅有。第二个绝无仅有,则是1935年秋,因红军挺进师准备攻打东阳县城,建立苏维埃政权。东阳中心县委准备组织武装暴动以响应,结果消息走漏,东阳中心县委遭到破坏,7名负责人中6人于同一天牺牲。仅东阳县工委就有51名党员被捕判刑,27人进“反省院”,被迫自首登记人数达363人,大批党员外逃流落他乡。损失之惨重、牺牲之壮烈,在东阳历史上前所未有。

  黄文玉

  变卖10亩田产

  作为党的活动经费

  放弃体面的教职转而做油漆匠,甚至变卖家中10亩田产作为党的活动经费,曾任中共东阳中心县委书记的黄文玉因此被父亲骂为“败家子”。但他劝父亲:“不要只看到自家几丘田,目光要放远些。只要革命成功,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我们还愁没吃没穿?”

1618363296407492.png

▲黄文玉

  倒是母亲张氏极为开明,同情穷人,支持革命,对黄文玉走上革命道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出生于1897的他在县城东白小学读书时,接触了进步书刊和革命思想。回到老家南市街道前新屋村后,他一度在蒙馆任教,面对社会不公,他经常苦思贫富差距的成因。1926年6月,天大旱,邻村恶霸霸占池塘,不让村民车水灌溉,村民敢怒而不敢言。黄文玉带领村民前往理论,取得胜利。此事让他明白,只有把农民组织起来,才能推翻反动阶级统治。1927年12月,黄文玉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辞去教职,以做油漆匠为掩护从事地下革命活动。次年春天,他就发展了数名党员,成立了前新屋党支部并担任书记。1929年10月,中共南马区委成立,黄文玉任区委委员。他走东家串西家,与农民谈心,打消他们参加农会、实行“二五减租”的顾虑,许多农民增强了斗争勇气,南乡部分地区实现了“二五减租”。

  1930年6月,中共东阳县委遭到破坏后,南马区委活动停止。因为1929年4月中共浙江省委撤销后,东阳县委曾归属永康中心县委领导,所以黄文玉就到永康,以做油漆和塑佛为业,联系上了永康县工委负责人徐阿宝,在他协助下成立了东阳油漆工人党小组并任组长。经黄文玉等人努力,到1931年秋冬季,东阳恢复了13个党支部,计有党员三四十人。1932年2月,在中共中央组织部政治交通员何霖(胡岩岁)主持下,在五官塘何金伦家开会组建了中共东阳县工委,隶属中共中央领导,黄文玉被推选为书记。

  就在东阳党组织得到恢复发展时,永康党组织却屡遭破坏。1933年1月,中共永康中心县委再次遭敌破坏。党中央决定把党的工作重心从永康转移到东阳。是年秋,在何霖的主持下,在五官塘村成立了中共东阳中心县委,下辖东阳、永康、缙云、汤溪4个县工委,成为浙西地区革命斗争的一面旗帜,黄文玉任中心县委书记兼东阳县工委书记。

  黄文玉乔装成农民,头戴笠帽,脚穿草鞋,以走亲访友为名,走村串户,向农民宣传翻身求解放的道理,号召贫苦农民团结起来,跟共产党走,推翻黑暗的旧社会。在他的带领下,到1935年秋,东阳中心县委下辖4个县工委、3个区委、70多个党支部、760余名党员。其中东阳就有3个区委、53个党支部、650余名党员。在中共东阳中心县委领导下,1934年2月,东阳县农民协会成立,黄文玉任协会负责人,组织开展减租斗争,农会被称为“农民救星”。同年秋,组建了浙西游击队,随东阳中心县委活动,配合开辟新区,发展党组织。

  到1935年春,浙西地区的革命活动趋向高潮。当年8月,东阳中心县委接到上海中央局命令,红军挺进师准备进攻东阳,建立苏维埃政权。黄文玉组织召开紧急会议,准备借农历八月十三庙会迎胡公之机,组织武装暴动,助攻东阳县城。但此事旋即被泄露,东阳中心县委遭到破坏,黄文玉也于当年10月被枪杀于县城西岭头刑场。

  何金伦

  牺牲后留给家人

  5000多银元的债务

  中共东阳县工委和中共东阳中心县委,都是在南市街道五官塘村何金伦家成立的。这幢简朴的一间两层泥木结构楼房,可谓东阳党组织重要的“产床”,也是何金伦分家时唯一的房产。

1618363357876346.png

▲何金伦

  作为佃农的儿子,1884年出生的何金伦终年劳作,却始终摆脱不了贫困。处事公正、不畏强暴的他,在村民中颇有威信,民国初年被推选管理公常。他带领村民用两年时间,修建水塘,改善水利。1914年,横店官桥村为宏毅小学搬迁之事,强行到五官塘抢收租谷,何金伦带领村民力争,取得了胜利。1926年,他又带头把祠堂改成校舍,办起环溪小学,使五官塘一带的贫农孩子有书可读。

  1927年6月,中共东阳独立支部成立后,胡阿林等共产党员到五官塘宣传成立农会、实行“二五减租”,何金伦深受启发,带头成立了五官塘农民协会,并被推举为农会主席。随着农民运动深入,地主豪绅大肆反扑。官桥、金宅等封建势力猖獗的地方,减租斗争遭到挫折,五官塘农民忧心忡忡,何金伦挨家挨户做工作:“你们不要怕,组织农会实行‘二五减租’是上头的规定。只要大家团结一致,恶霸豪绅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天大的事由我何金伦来承担!”在他领导下,五官塘减租斗争取得了胜利,金宅的大地主直叹:“金宅的砖头墙斗不过五官塘的黄泥墙!”1928年春,南马地区党的领导力量转到五官塘,何金伦加入了共产党,五官塘建立了党支部,何金伦家成了党和农会议事的秘密场所。当年秋,东阳党组织遭受大挫折,何金伦接任了五官塘党支部书记。面对白色恐怖,他和黄文玉、包元林、王宝峰等共产党员一起,发动群众开展抗租抗税斗争,巩固、壮大党的组织,于1929年10月成立中共南马区委。

1618363624721250.png

▲何金土

  1932年以后较长一段时间里,何金伦家一直是中共东阳县工委、东阳中心县委的领导机关所在地。他视保卫党的机关和领导人的安全重于生命,教育亲属“就是杀头也不能泄漏革命秘密”。在他的指引下,小弟何金土也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成了浙西红军游击队的骨干,但最后与何金伦同日牺牲。

  作为党的交通员,年近半百的何金伦患有眼疾,视力很差。但他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总能避开敌人的视线,把情报顺利送达。一次,他化装成病人,乘火车从上海返回,随身携带一只藤篮,里面有几只馒头,馒头中藏有党的机密文件。途中,盘问他的警察看见馒头,伸手就抢,何金伦抓起藏有密件的馒头就往嘴里塞,机智勇敢地逃过了一劫。

  中共东阳中心县委遭受破坏后,何金伦被捕,受尽严刑拷打,却拒绝供出党的机密,“我只知道自己是共产党员,其他什么也不知道!”最后被敌人杀害。在他牺牲后,债主纷纷上门索债,家人才知他作为东阳中心县委的“后勤部长”,以个人名义为党组织多方筹措经费,已负债大洋5000多元。

  包元林

  “富家子”

  为革命而倾家荡产

  从衣食无忧的染坊“少东家”,到舍生取义的中共党员,1890年出生于横店上石头村的包元林,走上了一条被父辈视为“叛逆”的道路。优裕的家境让父母指望他能读书中举改换门庭,他却背道而驰。不仅如此,他还经常接济穷人,被父亲斥为“败家子”。但他这种同情穷人、为人豪爽的做派,被黄文玉等人看在眼中,与他交好,并经常以打麻将为名聚在他家,商议革命工作。“共产党是为改变这个不合理的世道,替穷人闹翻身、求解放的,我就跟共产党干。”1929年,在何金伦等介绍下,包元林加入中国共产党。次年春,上石头村成立党支部,包元林担任支部书记。

1618363445872077.png

▲包元林

  不久,包元林的家被封建地主视为“土匪窝”,经常上门威胁他及其家人。包元林坚定而又耐心地对孩子们说:“父亲不是土匪,是共产党,是为推翻这个不合理的制度,使每个人都有饭吃、有衣穿。”在他的教育和熏陶下,女儿包春香(玉仙)、儿子包文明都成为中共党员。

  中共东阳中心县委成立后,包元林任交通联络委员兼东阳县工委组织委员、南乡区委组织委员,承担起东阳中心县委与上海中央局间的通信联络任务。这是一项极为艰巨而危险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牺牲生命,但他坚定地挑起这副担子,频繁地往返于东阳和上海之间。凭着机智勇敢以及超强记忆力,工作中从未出过差错。他还十分重视交通情报网的建设,精心挑选人员,传授工作方法,制定工作纪律,在大联南宫湾李小英家、六石后周卢牛家、明德下溪田李启银家等设立了交通联络站,织起了高效秘密的通信网络。他的家更一度成为中共东阳县工委、中心县委的机关驻地,经常在他家楼上商讨革命大计,来东阳活动的浙西红军游击队员也常落脚他家。包元林一家既要担负安全保卫,又要负责后勤保障工作,为此他先后变卖了十多亩良田和一批财产用于革命事业,家中变得一贫如洗。1934年春,包元林负责党的油印出版工作。他设法从上海购来油印机,与战友和女儿一起刻写油印党的文件资料。为防止敌人破坏,他经常变换油印场所。

  根据上海中央局指示,东阳中心县委决定在东阳南乡进一步扩大党的组织,并迅速向北乡、东乡发展。包元林先后派出得力骨干到北乡的后周、东乡的窈川等地发展党员,建立支部,开辟新区,还和何霖、黄文玉等到各地检查和指导工作。他参与筹组了县农民协会,筹建了东阳红军游击武装,对国民党在东阳的反动统治造成巨大的威胁。中心县委被毁后,包元林被捕。面对高官厚禄,包元林不为所动;面对严刑拷打,他更是坚贞不屈,最终慷慨赴死。

  李小英

  拔指甲断手脚

  却不移其志

  她7岁就下田劳作,粗手大脚被称为“野小子”;20岁她嫁到南宫湾村,起早摸黑做豆腐售卖,仍无力改变家境。最后,丈夫被捕出卖了她,她遭受酷刑却坚守气节,最终被害。出生于1888年的“红色女交通员”李小英,是东阳本地首位牺牲的女共产党员。

1618363491562783.png

▲李小英

  1932年,黄文玉到南宫湾村活动时,秘密发展了何金章为共产党员。不久,何金章介绍妻子李小英入党,何家成为地下党的交通联络点,李小英成为政治交通员,负责永康、东阳、缙云3个县党组织的通信联络。黄文玉经常告诫李小英:“工作要小心谨慎,如果被敌人抓住,宁愿牺牲也决不能出卖同志和组织。”李小英表示:“只要革命需要,下油锅我也不怕。”

  1933年,有个机密文件急需送往永康,李小英自告奋勇领下任务。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在南马、防军、四路口等地处处设岗,严密封锁。为了掩人耳目,李小英装成小贩,将文件藏在笠帽尖夹层里,戴在头上,挑着货担匆匆上路。为了迷惑敌人,她把辣椒水滴进眼里,眼泪直淌,靠着“卖惨”通过了一道道封锁线,按时将文件送到目的地。1934年秋,中共东阳中心县委建立了革命武装,从外地购买到一批手枪,寄放在诸暨某地,因敌人封锁严密,一时运不回来。李小英装扮成乞丐,手挽讨饭篮,肩背讨饭袋,白天走村串户假装要饭,夜晚躲进破庙窥探敌情,机智灵活地避开敌人的搜查。来回五六天,将这批手枪安全运回东阳。

  两年多时间里,李小英多次出生入死,从未出过纰漏,堪称“红色女交通员”。1935年秋,中心县委遭受破坏,何金章被捕后供出了妻子。李小英被捕后,遭受酷刑,指甲被拔,手脚被断,但她坚决不吐露党的秘密,最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

  卢牛

  为穷人打天下

  而牺牲的“大牛”

  卢牛人如其名,从小就有种不服输敢反抗的“野性”。由于身强体壮,性格粗犷,村民都称他为“大牛”“长牛”。他同情弱者,爱打抱不平,那些有财有势的劣绅、恶霸甚至公务人员都让他三分。村里寡妇楼正卿时常遭到不三不四的人欺侮,卢牛总是站出来替她说话,还经常帮助她干活,日子久了,双方产生了感情,后结为伴侣,生有两子。

1618363560307302.png

▲卢牛

  1933年,在五官塘一带做篾匠的卢金桂加入中国共产党。下半年,他受组织指派回后周村发展党员,开辟新区。了解到共产党是穷人救星后,卢牛也加入了共产党,走上了革命道路。同年12月,后周建立了党支部。因为卢牛素质过硬,加上他的住处开设茶馆,靠近村庄边缘,独门独户,活动方便,就成为东阳中心县委的交通联络点,卢牛被任命为交通员。

  1934年6月,中共东阳北乡区委成立,卢牛担任区委书记。遵照党的指示,卢牛带领党员,发动群众成立农会,团结起来抗租抗税。他还利用做篾、走亲访友等方式到六石一带发展党员,建立和扩大党的组织,对党员开展政治教育,宣讲革命道理。后周村历来有学拳术自卫的传统,卢牛就以学拳术为名,对党员进行军事训练和体质训练,搜集流散在民间的武器弹药,为日后建立红军游击队打下基础。到1935年夏,北乡党组织发展为7个支部,100余名党员。他还把党组织发展到玉山、东嵊边境,就连国民党东阳县党部执委赵昭泰的老家巍山尚武宅和东阳县政府内,也发展了党的组织,严重威胁着国民党的统治。为了筹措党的活动经费,卢牛除自己慷慨解囊外,还带领党员“请财神”,打击仇视革命的恶霸劣绅。

  1935年8月26日,接到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即将攻打东阳县城,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指示后,卢牛召集党员骨干开会,研究行动方案,要求每个党员准备竹叶枪(梭镖)、大刀、棍棒,于农历八月十三到社姆坑集合,参加武装暴动。不料事泄,不久卢牛被捕,壮烈牺牲。

  本栏目协办单位:中共东阳市委党史研究室(档案馆、地方志编纂室)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