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弦歌奋进传薪火——抗战烽火中的东阳本土校长
源稿:东阳市融媒体中心 |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06日 12:54:30 | 作者:吴旭华 | 编辑:刘海杰
(0)

  1938年2月22日,日机轰炸东阳县城,城区各小学不得不转移到郊区的凉亭、破庙中上课。是年夏,日机再度轰炸,东阳中学1名学生罹难。当年秋,东阳中学开始迁校。

  板荡更需教育唤醒民族共识,国家危急存亡之际更显保存文化火种的重要性。当一群智勇双全的东阳籍校长们带着师生,书写西南联大西迁式的悲壮史诗时,东阳本土的校长们也在不遗余力地支撑着岌岌可危的历史天空,抑制日寇推行的奴化教育,赓续东阳教育薪火。

  程品文、葛树棠、陈季豪……这群力挽狂澜的校长,率领东阳中学、中国中学、北麓中学的师生们,努力践行“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信条,历尽艰辛而不泯报国之志。

dyrb2021060200004v01b003.jpg

  东阳二中南门两侧有十幅记录着校史的壁画。这一块叫《安文暂栖》,描绘了中国中学(东阳二中前身)师生肩挑手提,带着行李迁往磐安县安文镇的场景。 记者 李磊从私

  总务同济大学西迁的程品文

  东中次任校长 北麓“代理校长”

dyrb2021060200004v01b004.jpg

  1943年8月,位于大山腹地的巍山大爽村楼氏宗祠,东阳私立北麓战时初中补习学校创立,后更名为私立北麓初级中学。这座学校就是现今巍山高中的前身。首批校董中,曾任东阳中学校长、县教育局长、同济大学训育主任的程品文可谓教育界资深人士。

  这位1885年出生于虎鹿厦程里的教育家,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从当时浙江省内最高学府——浙江省两级师范学校毕业后,他就立志把毕生精力献给教育事业。1914年7月,不到30岁的程品文成为东阳中学第二任校长。五四运动前后,东阳中学学生踊跃发起进步活动,程品文都予以支持。其进步开明的思想,深刻影响了严济慈、金佛庄、吴兆莘等学生,后来成为科学泰斗的严济慈,每提起求学经历就必忆起这位恩师。在获悉金佛庄参与建立黄埔军校后,程品文毅然支持儿子程宪洛前往黄埔求学,临行前不仅拿出家中积蓄,还以诗句“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勉励儿子。后来,程宪洛以身许国,牺牲于北伐战争中,被批准为烈士。程品文还支持女儿程葵珠与男生同堂学习,成为东阳第一个剪发、骑自行车、去上海东南女子体专就读的女大学生。

  在东阳中学期间,程品文艰苦奋斗,礼聘名师,严谨治学,使东中形成了发愤刻苦、扎实朴素的学风校风,书写了旧时代东中教育史上辉煌的一页。当时,中华书局编辑、《飘》的翻译者傅东华,因为反对袁世凯称帝而外出避乱,程品文将其请到东阳中学任教英文,为严济慈等人打下了扎实的英文基础。1919年冬,程品文因为同情默许学生罢课、集会和游行而被撤职,先后到衢州中学、诸暨中学任教。1928年起程品文担任东阳县教育局局长六年半,其间,他创办了10所县立小学,开办师范讲习所,建民众教育馆。到1933年,东阳有初级小学398所、高级小学48所,数量居全省各县之冠,受到省教育厅嘉奖。1936年,程品文被同济大学聘为训育主任,为期三年半。其间,同济大学从上海内迁昆明,程品文负责总务工作,一路上含辛茹苦、风餐露宿,以近百首诗记录了沿途所见所感,结集成《晚游吟草》,东阳中学筹建委员卜文在序言中感怀:“如杜甫、王维在乱难中诸作,令人读之长叹息。”

  抗战爆发后,东阳中学几易校址,最后迁到东磐交界处的马宅雅坑村。北乡学生求学极为不便,北乡社会名流遂动议创设高中,北麓中学应运而生,程品文等15人被聘为常务校董。1943年9月15日,北麓中学正式开学,首批两个班招收新生120人。

  北麓中学筹建时,程品文虽年近花甲,但热心不减。当时,巍山区款产会拨出5万元作为办学经费,但远远不够学校所需,他就千方百计从罗店税局争取到一笔办学经费。受校董事会派遣,程品文担任了校务主任。校长叶雪栽不在时,就由他处理学校事务,因此在师生心目中,程品文是公认的“代理校长”。

  “倭寇未平诸生谁是无双士,育才伊始万岁于今第一年”,在程品文等人努力下,北麓中学成为敌后东阳北乡最高学府和抗日宣传高地,抗日传单散遍北乡各村,有力地打击了日伪势力。1945年起,程品文正式执教于北麓中学。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政协东阳县第一届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塾教育走出的科学教师葛树棠

  一腔家国情怀 支撑红色教育

dyrb2021060200004v01b005.jpg

  1890年,葛树棠出生于虎鹿镇葛宅的书香门第。其先祖葛铭是教书先生,精通岐黄、堪舆之术,一生著作颇丰。葛树棠收藏了他写的《寰瀛山水略》《声律定宫》《乾象汇编》《河洛正宗》,将其视为珍宝。遗憾的是,后来家遭火灾,这些书毁于一旦,内心的痛惜无以言表。

  葛树棠小时接受的是传统私塾教育,读的是四书五经,“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天地万物,都是这样的有本可寻,有根可依,传统文化带给他无尽的思考。从浙江优级师范选科毕业后,他从事物理、化学的教学工作,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学科。他带领学生观察彩虹,倾听雷声,鼓励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学会观察和分析,通过实验得出科学的结论。

  葛树棠奉行陶行知提倡的“教学做合一”,写下了许多教学手稿。他的长子葛天民从小不爱读书,他也不打不骂,只让儿子跪地板。一天,爱人忍不住开口说:“一个婴儿,你硬要喂他吃玉米饼,他如何吃得下呢?”这话改变了葛树棠的想法,他随了儿子的心意,任其自由发挥。葛天民后来办了东阳第一家碾米厂,成为乡间不可或缺的人物。当时,极少有人让女孩子读书,葛树棠却把两个女儿用轿子抬着送进了东阳中学,一时在村子里传为美谈。

  1928年2月,葛树棠担任东阳中学校长。当时,中共东阳县委书记吴兆莘以教书为掩护,在东阳中学从事地下工作,葛树棠暗中予以支持。1931年“九一八”事变,9月下旬,在葛树棠支持下,东阳中学学生自治会召开全校学生大会,强烈抗议日军占领东北三省,坚决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强烈要求国民党政府停止对红军的“围剿”,一致对外,出兵抗日,誓死收回东北三省。10月,东阳各界抗日救国会成立,东阳中学抗日救国会还成立了童子军抗日义勇军。次年元旦,童子军在学校操场举行宣誓典礼,声援东北义勇军,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

  在这些轰轰烈烈的抗日活动中,葛树棠始终是进步师生眼中的主心骨。他以这份家国情怀,支撑着东阳中学走到了1934年2月才离任。在短短6年校长任上,他对贫困学生心怀柔慈,常赠以钱币或衣物支持其继续学业。

  加入左翼作家联盟的陈季豪

  创办中国中学 迁校保存文脉

  抗战的烽火,孕育出了浙中大地上的著名中学——中国中学。这座学校的源头是上海市私立君毅中学。1927年7月4日,时任上海市工会工农部秘书、尚在上海交通大学就读的张君毅在国民党“清党”时被杀害。次年7月,时任国民党上海特别市党部工农部部长的周致远、国民党中央训练部主任秘书陈希豪(东阳亭塘人)、宣传部长陈德徵、执行委员施公猛等为纪念张君毅,发起创办“上海君毅学院”,旋改名“上海市私立君毅中学”。其时校董共有20人,均系当时的社会名流、政商两界要人。9月,学校正式招生开课。东阳民主人士杜锦堂曾就读于这座中学。学校先租借校舍,1934年始筹款于斜土路建造校舍,3年后校舍全部落成,而“八一三”事变发生,学校被日军占为兵营,师生遂避迁至上海租界设校就读。11月上海沦陷。是月,三成学生留在租界,七成师生随军南下至义乌复学,称“上海私立君毅中学义乌分校”。

  1941年8月,陈希豪之三弟陈季豪接任君毅中学义乌分校校长一职。1913年出生的陈季豪,少年时即随兄弟到上海、北京读书。就读于北平中国大学政治经济系时,陈季豪加入了中国作家左翼联盟,投身抗日救亡运动。

  这年寒假,陈季豪率师生迁至延陵乡吴大元村,开设高、初中两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滞留于上海租界的君毅师生也于是年底迁至吴大元。但学校在吴大元立足未稳,日军已自杭州分兵渡江南侵,继续于原地办学危险重重,必须易址迁校。校内东阳、义乌、金华、浦江籍师生认为,远迁丽水仍难免遭受日军飞机轰炸,不如就近办学,有回旋余地。陈季豪决定:索性不用君毅校名,另树“中国中学”的牌子,分设高、初中两部,另组校董会。中国中学之名来源有二:一是国难当头,家国沦亡,取此名以不忘救国;二是陈氏兄弟均毕业于北平中国大学。校董会推选时任浙江省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教育长的陈希豪任董事长,陈季豪任校长。

  1942年初夏,日军发起浙赣战役,5月18日,吴大元遭遇敌机炸毁,校产荡然无存,两名学生被炸伤。5月21日,义乌县城沦陷,中国中学遂迁校至东阳江北冰塘坑临时安顿。

  冰塘坑离城十数里,两山夹峙,地域狭窄,离集镇较远,后勤补给甚为不便。陈季豪和教职员一再研究,决定迁校到磐安县安文镇。百数十师生随身携带重达几十斤的被褥衣物等,肩挑手提,翻山越岭,历经艰辛,终于在8月迁址安文,10月复学。其时,床铺、黑板、课桌凳一无所有,所租借作教室用的几处陈姓大小宗祠,既无隔间,也缺门窗。为筹措办学经费,陈季豪派其族兄陈起龙老师去龙泉向陈希豪求援,筹借到三千大洋,得以修建校舍、添置教具。至1943年秋,学校有高中3个班,初中9个班,师生约600人,大多来自东阳、磐安、义乌等地。抗战后期,金华地区沦陷,金华中学迁往缙云壶镇,导致金属八县大部分地区缺失高中教育,仅有中国中学和宁波中学招收高中生,为广大学子所向往。

  陈希豪为校歌作词,开头几句为“大哉中国,以命吾校,在烽火中创造,在战斗中成长……”,同时创办《中国特刊》,进行抗日救亡教育,吸引了沦陷区青年纷纷前来入学。陈季豪则经常宣传男女平等,支持女生反抗包办买卖婚姻,并由学校出面说服家长保护女生,因此女生们思想很活跃。夏季女学生下溪洗澡、游泳,陈季豪夫妇到场为她们鼓气,趁机宣传男女平等。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中国中学从安文迁回义乌吴大元村,但在安文留下了分校,在稠城建了高中部。由于陈季豪知人善任,尊贤重才,又爱好文体,擅长琴棋,广交朋友,请到诸多名师,使得中国中学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到1948年秋,中国中学已有高、初中二十五六个班,学生千余人。考虑到当时金华地区仅4所中学设有高中部,即省立金华中学、县立东阳中学、私立中国中学、兰溪私立辅成中学,陈季豪就重新拟定中国中学办学方针:高中向义乌发展,初中向东阳发展,并在东阳西门头设中国中学初中分班,聘训育主任徐崖松主事。东阳解放后,陈季豪以义乌私立中国中学校长、东阳私立中国初级中学主委的身份,报请东阳县人民政府,将中国中学东阳分班改为“东阳县私立中国初级中学”,此即东阳二中的前身。

  中国中学在抗战烽火中艰苦办学,弦歌不辍,滋兰树蕙,桃李芬芳,为地方教育史书写了不朽的篇章。陈季豪则于颠沛流离、艰难困苦中,为东阳教育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推荐文章